白山市 天津市 扎鲁特旗 丽水市 茶陵县 滦平县 景德镇市 石首市 惠州市 华坪县 简阳市 阜阳市 沧州市 隆回县 安西县 田东县
会昌县 临夏市 德钦县 项城市 泽州县 乐业县 右玉县 吉水县 庄浪县 阳曲县 仙居县 诸城市 鄂托克旗 哈尔滨市 屯门区 北京市 遵化市 阿鲁科尔沁旗 开原市 阳高县 娱乐 海门市
台胞之家  >   全国台联

清代台湾的制艺

2017年04月27日 来源:台胞之家网

,此起彼落中华鲟锦胸绣口

趸船时说雨顺风调

  制艺又称制义、时文、四书文、八比文等。制艺写作是清代科举制度规定的考试项目。

  “士既无不出身于科举,既无不能为制艺”。清代“出身于科举”的台湾文人留存的制艺作品相当多,并有制艺作家和制艺作品达到全国一流的水平。

  卢前(冀野)《八股文小史》(商务印书馆1937年5月版)据清人梁章钜《制艺丛话题名》举台湾教谕郑兼才为清代嘉庆朝之“制艺巨手”。

  又,洪弃生《寄鹤斋诗话》谓:“同邑有张汝南,名光岳,号璞斋,制艺巨手,衡文者至以方百川为比”。张光岳(1859—1892)是台湾彰化人。方百川即方舟,安徽桐城人,方舟出于制艺大家韩慕庐门,“为一代之巨手”。张光岳的作品堪“以方百川为比”,自有很高水准。

  洪弃生本人也擅长于制艺的写作。

  清代台湾的制艺写作水平,从各书院的“生员课艺”即制艺习作,也可窥见。

  《海东书院课艺》(图一)收有台湾海东书院生员林际春、谢鹏翀、汪春源、叶郑兰、石寿琪等人的制艺习作,皆一时之选。

图一

  蒙台湾学界友人协助,兹从《海东书院课艺》抄录、整理汪春源的《子曰射不主皮》:

  [题]子曰射不主皮(此为单句题)

  [作者]汪春源(1868—1923,台南人)

  “思古道而维古礼,兴周变鲁之意也。(此为破题)

  夫射而主皮,古道奚在。羊而欲去、古礼何存。一思乎古,一明所爱。非兴周变鲁之深心乎。(此为承题)

  昔夫子抱兴周之素愿,具变鲁之殷怀,固无日不以道与礼望天下也<起>。道在观德,而偃武以修文。礼在授时,而尊王即以敬祖<承>。无如贯革是尚,古道不存,故事奉行,古礼将绝。致使兴周变鲁之愿望,未由申于天下<转>。而圣人之心良苦,已说在子之论射、与子贡论饩羊<合>。(此为起讲)

  是今夫养之乡学,选之泽宫,其范学士大夫,共示驱虞狸首之节者,射是也。(此为领题)

  夫登揖礼之堂,兵刑弗尚。遊乡校之圃,礼让兼修。(此为两提比)

  古盛时创制,显庸直统。斯人之材力,聪明潜消。其桀骜之气,奈何恃强角力,开斯世干戈扰攘之风乎。

  时事值迁流之会,变乎古者恒多,而遵乎古者恒少。所以弓挽六钧,矢穿七札,不过以挽强命中夸智勇之先声,而逊让之休安在矣。

  晋作六军,楚矜两广,直欲以黩武穷兵,酿纷争之隐患,而德礼之意何存乎。(此为两中比)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俾知伸德绌力,昭一朝仁礼之风。尚德进贤,普一代祥和之化。(此为两小比)

  是亦昭穆考之,精神所默与维系者也。

  周之兴也,效射散军,虎贲脱剑,雍雍乎盛治也。礼射具在,而古道犹存,东周尚可为乎。今夫临以太庙,重以皮弁,其统朝野上下,共循夫履端正始之仪者,告朔是也。

  夫颁象魏之书,遵政令者钦为巨典。肃骏奔之制,懔春王者奉为常经。

  古先王法良意美,直合一朝之典章文物,群深以展敬之忱。奈何因循废坠长,子孙数典忘祖之失乎法度。当颓废之秋,去之虽不足惜,而去之又甚可忧。所以文献之征,禘祭之设,尚怀高曾规矩之思,而饩牵更何论矣。桮棬之细木简之遗,犹动摩挲爱惜之意,而礼制从可知也。(此为后两比)

  子曰:尔爱其羊,我爱其礼。俾知有礼始有羊,羊原为礼而设,见羊即见礼,礼转借羊而存,是亦我元公之灵爽所隐为式凭者也。鲁之盛也,寝庙燕享,骍□告虔,煌煌乎令典也。名物犹留而古礼可复,吾鲁其有豸乎。”(此为落下)

  [评语]气机圆熟,词旨光昌。不必求高求深自是投时利器。

  [等次]超等壹名。

  汪春源是1888年中为举人的。他在海东书院写作这篇“课艺”时还是个“小小少年”。清代台湾的制艺(包括课艺)写作水平确是相当高的。

  汪毅夫

  2017年4月26日凌晨记于北京

[编辑:王亚静]